标况下的重火

荌蒾蓚:

前文走这




安迷修请了两天的假。


对于他这种打幼儿园就全勤的三好学生来说,这已经是开天辟地的大事了。


班里人心惶惶,老师上课的时候都不住往那个空荡荡的座位上瞟。


有几个班干部已经开始暗地里筹资准备捐款了,看来是当他得了什么不治之症。




真好笑。




雷狮撇了撇嘴角,没笑出来。


他这两天也躁得慌,说不上为什么,也许也说得上。


关于他就是始作俑者这件事,他一点也不承认,得了吧,安迷修喜欢他?凭什么他就得恰到好处表示震惊,委婉拒绝顺带着安抚当事人受伤的心灵。


他要是这么做了,他就不叫雷狮了。




不过那时候安迷修的反应,倒是真的让人很不爽。




在“真恶心”这句话出口之后,安迷修的眼神就变了,他的眼睛向来有神,亮得也坦荡,喜怒哀乐写在一双眼睛里,明晃晃的。


这时却变了,像夏夜里的萤尾,扑朔一下,就慢慢黯下来了。


雷狮当然不是真觉得恶心,他只是想嘲笑一下安迷修,或者说挑衅,或者只是出于某种恶趣味的目的。他等着安迷修恼羞成怒,涨红着脸争辩,甚至跟他打一架。


可是没有,安迷修撕了字条揉进兜里——这时候了也还不会乱扔纸屑。然后很认真地低下头,说:


“对不起。”




这又算什么。




雷狮手上的易拉罐已经扁了,本人却没怎么察觉。而这时门口却有人惊叫:


“安迷修??你回来了?!”


雷狮猛一回头,安迷修背着书包,傻笑着跟身边围着的一群人打招呼,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,嘴里反复说的只有没事,我很好,多谢关心,诸如此类的客套话,对请假的理由却只字不提。


雷狮就这么直勾勾看着他,按理说他不会看不到,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,他偏偏没有转过头来。


雷狮就更不爽了。




所以这次拦下安迷修的任务由雷狮主导。


安迷修蹙着眉头,看着拦路的雷狮,压根没准备从他身边过去,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就掉头走了。


起码都第五次了,绝对是故意的。




所以这次雷狮是冲上去的。




他百米冲刺破过校田径记录,猝不及防之下,就算安迷修反应过来,也不可能再跑走。


于是安迷修就被雷狮按着脖子狠推到墙上,后脑勺撞在墙面上,疼得他呲牙,齿缝间嘶嘶作响。


他睁开眼,双手卡在雷狮手腕上,可那只手像是铁铸的,卡得死紧,他只能哑着声音吼:


“雷狮…你疯了?!”




雷狮的拇指按在安迷修喉结上,按着软骨向内推进。


说不上为什么,他凑了上去,舌尖绕着那块凸起慢慢打转,不意外地又听见抽凉气的声音。




然后他笑了,笑着用犬齿碾上已经被濡湿的那块。


安迷修的脖子干净得像揩了粉,皮肤也嫩,好像只要稍微用一点力,这一小块皮就会破掉。


雷狮当然不会客气,他先是啃了个爽快,然后才稍稍退开,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:




“又喜欢我,又要装出一副清高样子,”


他又退开一些,满意地看着刚才留下的齿印,然后坦然和安迷修对视,目光怜悯又戏谑:




“你说恶不恶心?”

评论

热度(1429)

  1. 神肆-伪流氓兔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傅怀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Rinaldo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执骨生花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氢氧根栗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庭柚垂实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兔子柚抹茶奶盖
  7. __南木乜°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抹茶味的云糕( ˘•ω•˘ )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-安陈-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山水临汖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ヾ(✿❛3❛)ノ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亦年今天吃🍓了吗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5. 君役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6. 这是一个小号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7. 九千岁月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8. ichaner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朔宇ng
  19. 不暖和。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0. 阿王木木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1. 意将万里倾衡霍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