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况下的重火

荌蒾蓚:

前文继续走




卡米尔在校门口等到雷狮之后,愣了愣说:“大哥?”


雷狮问:“怎么了?”


卡米尔说:“您的脸。”


雷狮于是抬起手摸了摸,巴掌大的地盘还热着。




好吧,事情的前因后果太简单了,安迷修终于挣脱了雷狮的手,稍微喘过气,就狠狠甩了他一巴掌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
雷狮一边脸疼一边想,犯得着吗。


那时候安迷修看起来很生气,不是羞恼,是实打实的生气。


——“你怎么能这样…!”


安迷修这么说,而雷狮很莫名。




在他看来,他做什么当然不需要别人的同意,何况是安迷修喜欢在先,怎么还说得跟个受害者一样。


要说他为什么咬安迷修的脖子,为什么故意说他恶心,那只有一个答案——因为兴趣。




雷狮不曾想过喜欢不喜欢,在他看来都是一样。


别人的好意他想照单全收就概不退货,他想踩碾到脚底就踏成鞋底泥。不过要不是安迷修,也许他根本没有捉弄的兴趣。


正是因为是安迷修,最有价值的猎物,才值得他真正上心,在戏耍的方面。






最近的安迷修有些不同寻常。


硬要说哪里不一样了,就这么形容吧,从跟女生同桌碰一下手肘都要红着脸道歉,变成了主动开口跟女生搭讪,用的还是老土得像八九十年代情话大全的句子,亏他能说得出口。


雷狮听手下人说了安迷修恶心帅的新名头之后,又是笑了好一阵,笑得差点背过气,还踹倒了用来靠脚的课桌。




好巧不巧,正好是安迷修的桌子。


更巧的是,安迷修正折回教室,拿落在课桌里的资料书。




教室气压低了八度,跟雷狮聊天的小喽啰见势不妙,悄悄溜了,雷狮稍微愣了一愣,耸了耸肩,说:


“哎,真对不起,我没注意。”



他自己听着都没诚意透了,偏偏没学过怎么靠说话救场,也拉不下这个脸。干脆强撑着一股子光脚不怕穿鞋的流氓气,就这么直盯盯看着安迷修。




安迷修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蹲下身去,先搬起了歪倒的书桌,又俯身去捡散落在地上的书。


说不上为什么,反正看他没说话,雷狮是松了口气,以至于不安的因子又蠢蠢欲动,他索性扬起嘴角开口:


“听说你到处找女生告白,还都被拒绝了?”


他低笑两声,又慢条斯理开口:


“那不如,就凑合凑合,跟我在一起呗?”




雷狮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说,但他就是说了,同时抬起下巴,等着安迷修恼羞成怒,或者脑门发热点头答应。


安迷修的脊背明显地僵了一下,随后慢慢挺直。




“雷狮。”


安迷修一边叫他的名字,一边背对着窗户站直了。把光尽数挡在身后,把脸藏在阴影里。被点到名字的人虚起眼仔仔细细看了半天,说话人的表情却还是看不分明。


不过那声音倒是听得很清楚,笃定又认真,平铺直叙,像是给一场盛大的典礼开场致辞。


他说:




“我可以跟任何人在一起,除了你。”

评论

热度(1485)

  1. 神肆今天也想死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傅怀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Rinaldo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执骨生花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氢氧根栗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庭柚垂实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一颗虾片味的柚子
  7. __南木乜°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抹茶味的云糕( ˘•ω•˘ )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山水临汖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-安陈-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ヾ(✿❛3❛)ノ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亦年今天吃🍓了吗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5. 君役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6. 这是一个小号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7. 九千岁月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8. 秋茕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9. ichaner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朔宇ng
  20. 不暖和。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