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况下的重火

荌蒾蓚:

 前文瞎jb走




雷狮叫:“安迷修。”


安迷修没回头,走了。




以往安迷修其实也不怎么搭理他,可那种不搭理充其量也就算不主动接近,如果叫他的名字,还可以收获一个还算礼貌带点无奈的微笑,和一句怎么了。


而现在,简直是把嫌恶写到了脸上,哪儿有雷狮哪儿没他。


雷狮不爽。


虽说自作自受的成分占很大一截,不过他当然不会归结为他自己的原因。只觉得安迷修这个名字烦得要死,一听就脑仁疼,连带着整个人都火大。


安迷修安迷修安迷修。


什么叫任何人都行就他不行,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。




他应该觉得无所谓,应该觉得不理就不理了,应该没有热脸去贴冷屁股的兴趣,但他就是不爽。


因为是安迷修,因为那句钉死在地上撬不开缝的话。




说起来这两天雷狮也真是诸事不顺,先是天天好端端摆着的书桌乱得像被猪拱了,也不知道被谁翻过,课间操跑出去打篮球,回教室水壶空得很,凉水都没得喝。


放学后他再没耐心从一堆破烂里翻出早上看的玄幻小说,直接老办法,把课桌一踹,书果然稀里哗啦掉了一地,这就好找多了。


声音惹来旁人侧目,值日生从讲台上一回头,皱了皱眉头。


刚好被雷狮看到。


要怪就怪这个表情太像安迷修,撞枪口上了。




雷狮火蹭地冲上了头,于是他慢悠悠走上讲台,故作亲昵地拍了拍那家伙的肩膀,大半天硬是没想起来那人的名字,管他呢,反正不重要。


他轻描淡写编起罪名:


“我的桌子是你翻乱的吧?水壶里的水,也顺手给我倒了?”




值日生愣了愣,然后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雷狮,不是惶恐,不是茫然,看得雷狮莫名其妙。


不过这种莫名其妙并没有持续太久,因为值日生开了口:


“你的桌子平时不都是…安迷修在整理吗?”


他放下手里的黑板擦,继续说着,语气疑惑:


“你水壶里的温水,不也是他天天帮你去接的吗?”


“……”


“你们吵架了?”


“……”




雷狮一肚子的火就这么烟都没冒,尴尬地缩了回去。


安迷修干的?他怎么什么都不知道?


值日生继续擦黑板了,雷狮则在讲台上站了一会儿,慢慢走了回去。


路过自己座位的时候,他顺手扶了一把桌子,突然想,要只是吵架就太好了。

评论

热度(1358)

  1. 速冻心脏傅怀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BirthtaeD
  2. 神肆-伪流氓兔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傅怀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衍生反射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Rinaldo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执骨生花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氢氧根栗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蜂蜜柚子奶盖要很多冰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一颗虾片味的柚子
  9. __南木乜°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0. 抹茶味的云糕( ˘•ω•˘ )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山水临汖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-安陈-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ヾ(✿❛3❛)ノ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亦年今天吃🍓了吗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5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6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7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8. 君役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9. 这是一个小号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0. 九千岁月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1. ichaner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朔宇ng
  22. 不暖和。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3. 阿王木木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4. 意将万里倾衡霍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
  25. 标况下的重火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6. 芮昭清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