标况下的重火

荌蒾蓚:

前文文文




如果你跋山涉水,跨越千难万阻,弄得满身泥泞,终于走到你朝思暮想的人面前,而他叫你滚,你会怎么办?


这时候一般人无非两种应对。


一种,痛陈山有多高,水有多深,路有多险,你有多惨。


另一种,闭上嘴,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。


雷狮是第三种。


他说:“你想多了吧,我刚好路过。”




他又说:“不过既然遇到了,你就顺便把这花收下吧。”


他把花从背后拿出来,安迷修的目光在他手上一顿,眉头皱得更深了。


过了一会儿,他像是叹了口气,说:“怎么弄成这样?”




雷狮心底一喜,刚心说他到底是关心自己的,就看见安迷修利落把花接了过去,急匆匆走进花店。


他缓缓转身,安迷修正在认认真真修剪着那竖被他攥了一路,被摧残得掉叶子的玫瑰。


看花的眼神倒是比看他的时候温柔得多。






安迷修一通摆弄之后,花倒确实有样子了,他眉头刚一舒展开,抬起头,就看见雷狮正拿着店里的一次性纸杯喝水。


他太阳穴的青筋跳了跳,深吸一口气,把不请自来的家伙一把拽到工具间里。




雷狮以为安迷修要兴师问罪,但他没有,他只是翻箱倒柜找出了医药箱,看了看酒精和医用棉签没过期,就示意雷狮坐下,然后蹲下身,用棉签沾上酒精,一点一点涂过上面的血口和血痂。


雷狮心里酸麻地鼓胀起来,一时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。


他想,果然是个傻的。






安迷修处理得认真,雷狮看着他,一直走神。等处理完了,安迷修也把医药箱收拾好了,就站在门口,拉开门,明摆着是在送客——雷狮当然也不会如他的愿。


他们就这么尴尬地僵持着,还是雷狮先开了口。


他说:“……我今天带玫瑰来,是想跟你和解的。”


安迷修手上的动作一顿,他抬起头,雷狮清晰地看见里头一闪而过的诧异。


然后安迷修开口了:“你刚刚…说了什么?”


雷狮坦然:“我是来找你和解的。”






安迷修说:“不是,上一句。”


雷狮一愣:“我今天带玫瑰来……”




安迷修说:“那是月季。”

评论

热度(2031)

  1. 速冻心脏傅怀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BirthtaeD
  2. R.O.D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傅怀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神肆-伪流氓兔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衍生反射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Rinaldo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执骨生花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氢氧根栗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蜂蜜柚子奶盖要很多冰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一颗虾片味的柚子
  10. __南木乜°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1. 抹茶味的云糕( ˘•ω•˘ )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2. 山水临汖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3. ヾ(✿❛3❛)ノ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4. 亦年今天吃🍓了吗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5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6. 以瞳为镜_以心为牢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7. 君役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8. 这是一个小号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19. 九千岁月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0. ichaner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朔宇ng
  21. 不暖和。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2. 阿王木木子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3. 意将万里倾衡霍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
  24. 标况下的重火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
  25. 芮昭清山鬼。 转载了此文字